<menu id="i60sw"></menu>
  • <menu id="i60sw"><strong id="i60sw"></strong></menu>
    <menu id="i60sw"><tt id="i60sw"></tt></menu>
  • <input id="i60sw"><acronym id="i60sw"></acronym></input><object id="i60sw"><acronym id="i60sw"></acronym></object>
  • <menu id="i60sw"></menu>
  • <input id="i60sw"></input>
    <menu id="i60sw"><strong id="i60sw"></strong></menu>
    <menu id="i60sw"><tt id="i60sw"></tt></menu>
  • 綠城資訊

    Greentown Consultation

    Greentown Consultation

    綠城資訊

    集團新聞
    園區活動
    媒體關注
    企業期刊

    媒體關注Group news

    首頁 / 資訊中心 / 媒體關注

    • 11月

      28

      錢江晚報:聚焦綠城服務美好生活樣本:“椿齡薈”和“海豚計劃”

        11月28日,浙江省省級晚報《錢江晚報》用一個整版報道了綠城服務在“一老一小”方面踐行美好生活的探索,刊登了《美好生活樣本之“椿齡薈”——這群80多歲的老人,每一天都有風景》和《美好生活樣本之“海豚計劃”——會游泳的小孩,能看見更廣闊的世界》兩篇文章,用兩個美好生活樣本,聚焦綠城服務致力于成為幸福生活服務商的實踐。  美好生活樣本之“椿齡薈”——這群80多歲的老人,每一天都有風景  人生的每一年齡段,對美好生活有不同的追求。當下的中國正加速步入老齡化社會,“老有所養”是社會普遍關注的話題。  如何打造快樂的老年生活,不少人都在進行探索,“椿齡薈”提供了一個不錯的樣本。  椿齡薈的學院式養老  讓老人每天有新收獲  受制于傳統觀念,大多數老人對養老院并沒有好感,甚至會有本能的抵觸情緒,陌生的環境,冰冷的服務,哪里有一絲家庭的溫暖?  去年4月,全國首家學院式社區養護中心——“椿齡薈”蔣村長者服務中心正式開業。這是蔣村街道聯合綠城服務集團、藍城頤養集團共同打造的社區養老綜合體,致力于打造小規模、多功能的社區嵌入式養老機構。  所謂的“學院式”養老模式,就是融合了“生活照顧、文化娛樂、康復促進、醫療護理”等服務為一體,簡單說就是為高齡長者、獨居長者、介助介護長者提供醫食住行、頤樂學為、怡康養護的全方位安養與照護服務的機構。  綠城創始人宋衛平認為,大學是一個人學習欲望最強烈的時期,“學院式”養老就是要讓老年人回歸大學時代。與傳統養老院不同的是,“椿齡薈”除了滿足老人的身體照護需求,更注重老年人的精神需求。椿齡薈通過豐富多彩的課程和活動,激發老年人的學習欲望,每天都有新的收獲  83歲的梁奶奶  從消沉變得快樂  今年1月,83歲的梁奶奶住進了椿齡薈。她一開始并不樂意住養老院,可是現在她卻不愿意回家了。“早知道這里這么好,真該早點住過來。比家里好多了,干嗎要回去?”  去年,梁奶奶在家里不小心摔了一跤,結果導致肩椎骨折,嚴重到只能躺著或坐輪椅,連脖子都不能動彈,在醫院住了半年。出院后,由于行動不便,在家人的勸說下,梁奶奶只好同意搬進養老院。  梁奶奶退休前是一名醫生,性格比較要強。因為腿腳不便離不開輪椅,她曾一度消沉過。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梁奶奶剛進來的時候,經常偷偷哭。不過,梁奶奶很快就適應了這里的生活,并且一天天開朗起來。”  “椿齡薈”每天的生活都很精彩,書法繪畫課、手工課、跳舞、瑜伽課等,到音樂欣賞會、電影會、讀書會……在梁奶奶的房間里,記者看到了滿柜子的手工作品,有小雕塑、編織盆栽,還有精致的木筷子。  如今她又找回了生活的美好。“每天有不同花樣的營養餐,社工每天都會哄我開心,還陪我做運動鍛煉身體……老朋友來這邊看我,很羨慕的,也想住進來,可惜這邊床位滿了,要排隊的。”  81歲開始穿裙子、擦口紅  張奶奶越活越年輕  “以前從來沒想過,養老院的生活會比家里舒服多了。”81歲的張阿姨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很多,身材窈窕,穿著一條時髦的格子長裙。記者見到張奶奶時,她剛剛在舞蹈房跳完一曲交誼舞。  張奶奶曾經得過嚴重的腦部腫瘤,動過大手術。雖然術后恢復不錯,但后來卻查出了肝硬化。老伴年紀上了90歲,有高血壓,多種疾病纏身,老兩口的養老問題成了一家人的心事。張奶奶的女兒女婿滿杭州找了一圈養老院,最后選擇了“椿齡薈”。  對張奶奶來說,住進養老院,才是她生活真正的開始。“這里的生活與之前相比完全不同了。以前在家里,唯一的娛樂就是看看電視,從早到晚都有家務要做,買菜做菜,照顧老伴。現在,家務不用做了,老伴也有護理員照顧,我也終于有自己的時間了。”  她指著衣架上掛著的幾件色彩明亮的衣服和裙子告訴記者:“看,這些是社工幫我買的,都是有款式的衣服。以前是圍著家庭轉,根本就沒時間注意穿著,一天到晚都穿著圍裙,現在感覺越活越年輕了,口紅也用起來了。”   美好生活樣本之“海豚計劃”——會游泳的小孩,能看見更廣闊的世界  “海豚計劃”的故事,要從綠城創始人宋衛平先生的一個樸素愿望說起——11年前一次綠城董事會議前,大家聊起一則關于兒童溺亡的新聞,唏噓不已。  宋衛平隨后提議,今后建設的所有綠城小區,盡可能配備標準泳池,且必須教會所有3至18歲的孩子游泳。期間產生的所有費用,都由綠城一力承擔,該活動還被賦予了一個詩意的名字——“海豚計劃”。  一眨眼,“海豚計劃”堅持了11年。  綠城為海豚計劃花了上億元   公益服務獲得基尼斯認證    自2009年啟動以來,“海豚計劃”是夏季綠城園區里獨有的一道靚麗風景線。最初是游泳培訓,如今已增添了多種主題活動:游泳培訓、小海豚星光電影院、最萌海豚音、小海豚繪畫課堂等夏令營活動,幫助孩子們強身健體,鍛煉心智。  現在的“海豚計劃”已走過11個年頭,覆蓋了全國53座城市的近200個小區,已累計免費培訓15萬綠城小業主,已經成長為國內規模最大、影響力最深的社區公益服務項目。  為了一個諾言,綠城在“海豚計劃”的投資已超億元,數千名員工投身其中,確保了11年來“零事故”的發生。為此,綠城專門制定了將近100頁詳細、規范的標準文件,僅“安全”一項就包括了30個子項。  正因此,“海豚計劃”還獲得了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總部對于項目“中國在最多城市舉辦的青少兒免費游泳公益活動”的認證。這一殊榮的背后,是宋衛平的樸素初衷,是綠城的人文理想,以及十年如一的執著。  從家長到孩子   都獲得了美好的體驗  作為綠城園區服務的重要品牌之一,“海豚計劃”與“紅葉行動”、“鄰里節”等活動一起,為業主帶來了美好的生活體驗。  “會游泳的小孩,能看見更廣闊的世界”,宋衛平這么說。孩子們收獲的不僅是游泳技能和健康體魄,還有開闊的視野,善良、堅韌的“海豚精神”,以及蔚藍水面下更廣闊的世界。  鐘先生的女兒今年參加了園區內的“海豚計劃”,她告訴記者,暑假的生活讓她特別難忘,“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水,學會游泳的同時,也認識了很多新朋友。”  看著女兒如此高興,鐘先生也很滿意。他說以前女兒不愛運動,也不愛說話,經過一個暑假,整個人開朗了許多。“每天的培訓,綠城工作人員不僅全程陪伴,隨時關注孩子的需求,在培訓結束后,還為孩子們送上營養餐點。這些細節,讓我們感受到綠城在服務上的用心。”  桂花城業主林瑋則參加了成人“海豚衛士”培訓(“海豚計劃”的一部分)。“海豚衛士”是面向業主組織的、提升自救和施救專業技能的培訓課程,包括急救基礎技能課和水上急救員訓練課,通過兩天半封閉培訓,讓家長學會自救,以及保護孩子的技能。

      閱讀詳情>
    • 03月

      27

      中國建設報:“楓橋經驗”的園區定制版,“幸福里”打造園區命運共同體

        3月27日,由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主管,全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領域唯一綜合性日報《中國建設報》刊登了《“楓橋經驗”的園區定制版,“幸福里”打造園區命運共同體》一文,將目光聚焦在綠城園區共治共享共建格局。  以下為內容摘要,以期給讀者以啟發。  最近,浙江杭州召開了一場小型“全國性會議”——綠城服務全國業主代表大會。這些來自全國的綠城業主代表,還有個共同的身份“幸福里里長”。  “我愿意發起‘幸福里’業主共建共治組織,我倡議:崇德向善、見賢思齊,積善成德、明德惟馨,立身以正、待人守禮……”去年9月,在杭州志愿者協會指導下,全國16個綠城項目業委會率先聯合倡議成立,共同宣讀了“幸福里”信條。80字的倡議道盡了“幸福里”的真諦——以鄰里文化為主線,營造業主共建、共治、共享的幸福園區。  政府引領、業主主導、企業支持,“幸福里”的成立和運營并不是突發奇想,而是美好生活時代愿景下的深思熟慮,也是構建新時代鄰里情的新路徑。  隨著時代變遷,越來越多的“單位人”變成社會人,在房地產開發商開發的由圍墻圍起來的小區當中,隔墻而居,鄰居不再只是同事,而是來自各行各業的陌生人;隨著進入新時代,人們的物質性需要不斷得到滿足,開始更多追求社會性需要和心理性需要。這既是我國社會生產力水平顯著提高的必然結果,又對我國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社會精細化治理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政府需要由管理向服務轉變,通過社會組織重新把群眾組織起來,以其專業性、公益性、群眾性所長,補政府之力之缺、之短。  今年,“楓橋經驗”首次被寫入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推廣促進社會和諧的“楓橋經驗”,構建城鄉社區治理新格局。  社區是社會治理的基礎,社會治理必須以社區治理為支撐。一個個社區,亦是一塊塊物業服務區域。物業服務下連各方居民需求,上連社區、街道指導,社區治理避不開物業服務。  作為成長于浙江的物業服務企業,綠城服務深切體會到“楓橋經驗”是小區服務必須堅持和發揚的“金字招牌”。物業服務區域,是一個相對狹小的空間,人的密度大,活動交叉點多,利益關聯點也容易相互碰撞。所謂人多是非多,一個由多人構成的生活圈,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摩擦自然也不會少。大的方面,養老、助殘、教育、心理干預等等;小的方面,鄰里糾紛、社區環境的維護等,加之互聯網社交媒體出現,大家很容易將一件事情在沒有解決之前,發酵至寰宇皆知。所以,這個服務區域,即使布下更多人性化感知點,付以更周至服務,也難免百密一疏。這一疏將導致一切服務價值無存。  因此,需要向“楓橋經驗”進行創新型討教,“發動和依靠群眾,就地化解矛盾,堅持矛盾不上交”。  “幸福里”已摸索出一套基本的架構,黨建引領是“幸福里”的魂,基層基礎是“幸福里”的“根”。一邊把黨建作為園區組織建設的頭道工序,健全完善功能性黨組織、黨建指導員、黨員結對聯系等制度;一邊堅持腳步下移、力量下沉,搭建以“1+1+N”網格化管理體系,即在黨和政府的指導下,由業委會組織,物業提供平臺,家長、單元長、樓長等協助開展,充分發揮業主內部組織的力量,實現業主共治。  “幸福里”靠的是業主,為的是廣大業主。共治組織作用多發揮一分,園區治理成效就多提升一層。在這個過程中,業主才是主人,是園區的執權者和守護者,而物業服務企業是點火器,是服務者和推動者,要搭建好平臺,讓業主進行較為充分的自治共管。  讓全國各地的“幸福里里長”共同探討運營經驗,為園區治理出謀劃策就是共治平臺服務的其中一環。這些代表在園區中較有威望,判事公道,他們是園區治理中的“參謀部”,讓他們看到物業總部對于服務的源頭設計,一方面讓他們監督,這些設計到其所生活的園區,有沒有變形走樣,從服務感知者角度,協助當地服務中心糾偏糾錯。這些業主代表,對整個服務的本心本意,有了一個全面認識,遇到業主之間,業主與物業之間的糾紛,他們會有一個公允判斷,能夠讓業主與物業服務者都感到服氣。  除此之外,現代科技正在賦予 “幸福里”以新的動能。依靠大數據分析,綠城服務對業主年齡層需求、專業背景等進行分層,以此針對性鼓勵引導各年齡層群體發揮自身優勢,在園區治理中最大限度發揮作用。  比如,園區里的中年業主,他們往往事業有成,但工作忙碌。我們可以借用他們的智慧,參與到服務方法的制定當中來,逐步實現業主的自治。老年業主是小區業主的主體,他們有豐富的時間、充足的熱量和較高的政治覺悟,可以投入到我們服務監督以及實施當中來。兒童群體則是另外一個參與主體,他們往往會有很強的正向激勵,可以帶動影響家中其他的人群,起到催化劑的作用。  綠城服務還在APP平臺上開發了“業主自治”、“友鄰社交”兩個模塊,培育線上的“主見領袖”,有事仗義直言,適時化解事端;同時正在嘗試“時間銀行”的運營模式,通過線上線下的渠道,讓志愿者可以通過服務存儲時間、獲取積分,以此兌換相應的實物和別人的服務,實現“服務得積分、積分享服務”的良性循環。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路漫漫其修遠兮。物業服務企業可以從“幸福里”做起,將園區“盆景”串聯成全國精彩的“風景”。

      閱讀詳情>
    • 03月

      17

      都市快報:經過半年的試點 綠城“幸福里”業主共治模式向全國推廣

        作為綠城“幸福里”業主共治模式的首批試點園區,位于杭州市中心的深藍廣場,在政府的引導、物業的支持、業主的參與下,自發組織了不少有意義的項目與活動,極大地調動了業主參與社區建設、公共服務的積極性。  昨天,63位來自全國各地的綠城業主代表聚集在杭州,參加綠城“幸福里”的全國推廣暨2019年的業主代表大會,聆聽“幸福里”試點園區業主講述“共治”經驗。經過半年多的試點工作,綠城服務集團開始向全國范圍內的綠城項目推廣“幸福里”模式。  2018年9月,在杭州市志愿者協會指導下,全國16個綠城項目業委會率先聯合倡議成立“綠城幸福里”,深藍廣場業委會就是其中的一員。  “綠城幸福里”是以鄰里文化為主線,營造業主共建、共治、共享的幸福園區,在試點過程中,深藍廣場推出了“安心社區”黃金四分鐘生命支持計劃,組建了一支急救隊伍,隊員由業主、物業保安、社工等自發組成,首批總共51人,都經過了急救培訓,并取得了由美國心臟學會頒發的“Heartsaver”急救證書。  老年人突發心臟病、小朋友被食物噎住……這些緊急情況的有效施救時間在4分鐘以內,有了這支“家門口”的急救隊伍,就有希望能夠抓住救護車到來前的黃金搶救期。  深藍廣場的“幸福里里長”、業主代表田玉平介紹:“我們園區共有400多名業主,參與安心社區急救培訓的就有200多人,相當于每兩戶就有一個懂急救知識的人。”  安心社區的組成和功能,體現了綠城創始人宋衛平對于未來社區的構想:“讓更多業主參與到生活服務中來,每個人都能自治自為,人人都是服務者,人人都是被服務者。”  目前,已經有224個綠城園區成立了“幸福里”,16894人成為幸福里志愿者,選任里長117人,樓長1744人,單元長1749人,越來越多的業主加入了“幸福里”的團隊中。業主從“監督者”變為“共治者”,綠城一直在探索。  2001年的“3.15”,綠城成立了第一屆客戶質量監督小組,并隨后開展了一年一度的業主代表大會,讓客戶成為綠城產品品質和服務品質的監督員。  這些代表在園區中較有威望,判事公道,他們是園區治理中的“參謀部”,讓他們看到物業對于服務的源頭設計,一方面讓他們監督服務的落實,從業主的角度,協助當地服務中心糾偏糾錯。這些業主代表,對整個服務的本心本意,有了一個全面認識,遇到業主之間,業主與物業之間的糾紛,他們會有一個公允判斷,能夠讓業主與物業服務者都感到服氣。  現在的綠城“幸福里”,是綠城園區自治共管文化的厚積薄發。業主共治組織作用多發揮一分,園區治理成效就多提升一層。在這個過程中,業主才是主人,是園區的執權者和守護者,而綠城是點火器,是服務者和推動者,要做好平臺,讓業主進行較為充分的自治共管。  為了讓“幸福里”更好更久地運營下去,覆蓋更多人匯聚更多積極勢能,綠城與清華大學探討理論研究,與關愛基金合作嘗試時間銀行模式。  在瑞士首創的“時間銀行”,是一種互助養老的新模式,也就是鼓勵人們把年輕時照顧老人的時間存起來,等將來自己老了、病了或需要人照顧時,再拿出來使用。  在杭州“牽手關愛”助老服務組織的主導下,目前,綠城幸福里也將在綠城項目中提倡、推廣時間銀行。  據悉,綠城幸福里時間銀行項目已經完成了考察階段,仍在推進準備過程中,將結合綠城項目的實際情況,制訂具體的實施方案。預計今年將正式推行。

      閱讀詳情>
    • 01月

      16

      鋅財經:產業互聯網時代,中國第一家“產業服務”公司這么做

        張福軍是綠城科技產業服務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上個月,鋅財經創始人潘越飛和他有過一次對話,聊到一個新概念:產業服務。  我們知道,綠城產業服務定位“產業生態運營商”,是綠城服務集團(02869.HK)加速向"城市綜合服務商"戰略轉型過程中成立的,以服務中國產業園區(特色小鎮)創新發展、構建產業生態體系為己任。  產業互聯網時代,綠城產業服務以技術為驅動,打造產業智慧服務平臺,通過“互聯網+服務”模式,助力園區小鎮打造完善的產業服務生態圈。在說張福軍和綠城產業服務之前,先說另一個人,王堅。他是阿里云創始人,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潘越飛曾為王堅策劃《在線》一書,他們有過數個通宵的交流對話。老爺子力推阿里云初期,被人認為是騙子、大忽悠,7年時間,最早的云計算核心團隊留下來的不足2成。到了今天,阿里云是中國技術走向國際的典型代表。  老潘問王堅身邊的人,憑什么做得到,他們說在他身上體會最深的一句話是:堅信堅信的力量。這句話,老潘聽進去了。  王堅的背后是云計算,張福軍的背后是產業服務。兩人做的事情不一樣,但有個最大的共同點,他們都是開創者。  顯而易見的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總是艱難。一開始根本沒有人相信張福軍,他跑了大半年沒能注冊好他們的公司。  后來我們知道,他們的公司名叫“綠城科技產業服務有限公司”,但在當時,卻沒有用“產業服務”注冊公司名稱的先例,產業服務的概念是全新的。  至少在浙江、在杭州沒有,認為“產業服務是政府職能”,因此浙江省工商局拒絕了他。  張福軍堅信產業服務的未來。他索性打了份報告跑去國家工商總局,報告里全是“產業服務”的解釋說明。  但此前,總局那邊也沒獲批過有“產業服務”字樣的公司,一開始總局也拒絕了。  張福軍來來回回跑了很多趟北京,經過反復溝通,總局認為綠城做的“產業服務”有利于行業發展,確實解決企業現實存在的痛點,同時擁有綠城的服務基礎及綠城體系的大量資源,經過反復論證之后,終于同意批復注冊。  2017年9月19日,“綠城科技產業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綠城產業服務)正式成立。從打算注冊公司到注冊好,大半年的時間,張福軍的堅信總算有了結果,他開了一個“產業服務”的行業先河。  2018年6月,當易居中國合伙人高曉偉,在上海大喊“通過產業載體集聚產業實體,通過產業服務助力產業發展”時,他已成為眾多“產業服務”概念的跟隨者之一。  去年一整年,全球經濟普遍陷入寒冬期,各行各業叫苦不迭。但綠城產業服務“風景”不一樣。據張福軍透露,目前公司服務擴張的速度遠還沒跟上客戶需求的增長。越是經濟寒冬,綠城產業服務越是堅挺。產業互聯:從“安居”到“樂業”  曾經專訪云計算王堅的潘越飛,這次把目光投向了綠城產業服務。現在看來,云計算和產業服務看似是兩個概念,但有個共同點,他們都是產業互聯網的一部分。  我們知道,2018年,中國進入了產業互聯網時代。巨頭如阿里、騰訊、星河世界都作了組織架構調整,相應作了布局。  產業互聯網是相對消費互聯網而言的。最初的互聯網是信息互聯,到了產業互聯網,連接的東西不一樣了,不再是信息流動,而是信息背后的價值和服務,更與生活、更與產業相關。   綠城產業服務的特色是“一站式園區綜合運營”,這里包含了產業互聯網的平臺和智慧化建設,也包含了其中的企業服務(如創業孵化、投融資加基礎運營等)元素。    鋅財經多次來到杭州未來科技城海創園,綠城產業服務在這里打造了第一個智慧園區“樣板”。可以看到,綠城產業服務以物業服務為起點做了橫向以及縱向的延伸。  在“綠城服務”系中,產業服務的業務,始自2008年12月,綠城服務集團為寧波研發園提供服務,“最初的服務,也是從最熟悉的物業做起。”張福軍說。  而“產業服務”這一概念的正式提出,源于它的一個痛點:  深耕于“物業服務”的綠城服務集團,當它的在服企業達到100000家,在服員工達到3000000人,合作伙伴超過200家后,過去的物業服務體系能力已經遠遠跟不上企業配套服務的需求了。“產業服務”的理念就此孕育而生。  2017年9月,綠城服務集團正式把“產業服務”業務獨立出來,成立了綠城科技產業服務有限公司。  從“安居”到“樂業”,綠城服務加速向城市綜合服務商轉型,產業服務成為集團發展的戰略新方向,也成為了綠城服務多元化運營另一個重要的“服務”載體。取碳者、生火者、吹風者  產業服務的物理空間,主要還是產業園區。  改革開放40年來,產業園區一直是經濟轉型升級的“主戰場”。起初政府一直扮演著絕對主角。后來在“轉變政府職能,深化簡政放權”的改革新形勢下,有越來越多的市場機構成為主力。  就目前產業地產商而論,更多是重心在于基建,在產業導入、科技成果轉化、創業孵化、后期運營等顯得“力不從心”。而在新時代,需要加強產業服務的能力,為人才、企業、產業創造出一個富有活力的生態化的發展空間。  10年間,“產業服務”這一概念從無到有,從服務型公司的業務“末梢”,到獨立升級為一家專業性的體系化平臺公司,綠城產業服務沒有任何行業標準可參考,也沒有領頭羊企業引導。  綠城產業服務的定位是“產業生態運營商”。“生態”,意味著它會將各行各業的優勢和資源全部整合起來,特別是把產業園區內創新企業的科技能力和產品凝聚起來,形成一條完整的,可以循環的“服務鏈”,為全國眾多的產業園區提供綜合性的服務優化解決方案。  2013年5月,綠城服務集團與杭州未來科技城達成合作。這一年成為綠城服務集團從“物業”向“產業服務”專業性拓展突破性的時期。  2014年1月,綠城服務集團接手紫金(高新)科技創業特別社區,這對于“產業園區服務”的專業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綠城產業服務這條“服務鏈”建立后,至今服務園區遍布15個省市,在服園區企業超過10萬家。  當經濟寒冬降臨,綠城產業服務的存在價值愈發彰顯。年輕的綠城產業服務,以技術為驅動,加速發展。  潘越飛認為,一個好的產業服務類似于一臺頂級中央空調,或者至少是紅泥小火爐,把很多個小火爐聚集,便可以抱團取暖。取碳者、生火者、吹風者,便是服務。  產業互聯網時代,產業服務越來越重要,但如何把它做好?以下為鋅財經創始人潘越飛專門對綠城科技產業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張福軍進行深入細致的交流和采訪:  潘越飛:我們都知道綠城服務集團一直是深耕物業領域,有著20年的運營經驗,但大家并不了解它開始涉足產業服務領域。綠城服務集團為什么成立綠城產業服務這家公司?  張福軍:綠城服務一開始是以做物業服務起家,后來發展到生活服務,在做物業服務過程當中,會涉及到很多非住宅的項目,比如說寫字樓群、科技園,產業小鎮等。  原來以人力為主導的物業服務已經不能滿足這些領域企業的需求,這個市場更需要以創新科技服務為導向的“產業服務”,所以就要把這一部分成體系化的獨立出來——就是綠城產業服務,并做了系統的升級、迭代。  綠城產業服務還承載著綠城服務在非住宅項目運營過程中的智慧化以及技術輸出。    潘越飛:縱觀全國,全國已建在建各類產業園區超過15000多家,相比起產業園區的發展速度,產業服務這一概念還未被大眾熟知。在這樣的背景下,綠城產業服務所處的行業現狀,以及自身的優勢是什么?  張福軍:產業服務整個行業大致分為這么幾類:有專注平臺和智慧化園區建設的;有專注雙創服務的;有專注投資開發加基礎運營管理的;還有很多專注細分單項和細分服務的。  這類企業如中關村發展集團,張江高科,武漢東湖,華夏幸福等,他們在某些領域是我們的競爭對手,更是學習的榜樣和前輩。  但目前而言,服務管理都普遍處于初級階段。產業服務這個領域,還沒有出現一個“教授型”選手。沒有絕對對標的競爭對手,每一家的業務內容和模式都有一定的差異性,在服務方面也都有其局限性。  這種現狀,對于“綠城產業服務”來說,機遇遠大于挑戰,“一站式園區綜合運營”,擁有三大優勢:優質資源整合,產業生態化;智能創新應用,平臺科技化;綜合運營,落地服務體系化,同時綠城產業服務中心線上線下結合的落地窗口也是一大特色。  潘越飛:如果要區別于對手,在行業內勝出,朝向那個“教授型”的企業更近一些的話,你覺得哪些方面是重要的?你們最初在產業服務方面做了哪些規劃?  張福軍:首先要建立生態,有新的科技平臺,去承載過去的經驗和服務;然后是管理,以及服務標準的建立,在服務的過程中管控好公司,提高效率;第三,樹立良好心態,產業服務不能用貿易思維去做,它不是一錘子買賣。  潘越飛:綠城產業服務的定位是“科技改變服務,服務助推產業”。圍繞這樣的定位,產業服務的生態體系如何落地,又由哪幾個方面做支撐?  張福軍:在發展戰略層面,我們確立了“一核兩翼”的服務格局,即以園區運營服務為核心,解決產業載體擁有方的服務需求;以企業服務和生活服務為兩翼,滿足載體內的企業和企業員工的服務需要。  在服務落地層面,我們確立了“兩鏈一網”的服務體系,即產業發展服務鏈、空間運營服務鏈和智慧服務網。其中產業發展服務鏈,我們又具體把它細分為了產業規劃、產業招商等8大服務子項;空間運營服務鏈也細分為了物業服務、商業配套等8大服務子項;智慧服務網則包含了智慧園區規劃和軟硬件建設,以及軟件平臺的服務運營和大數據中心。通過兩條服務鏈條和一張智慧服務網,讓服務觸達我們的所有服務對象。  潘越飛:要讓“一核兩翼”這個略顯“龐大”的系統讓更多的客戶接受,這就需要實實在在的落地解決方案了。所以,企業如何能更快地享受到這套服務,它的載體是什么?  張福軍:我們有一個智慧園區服務云平臺——云助,以實現管理一體化、數據一體化、物聯網一體化、服務一體化為目標的智慧園區服務云平臺。  目前,隨著系統不斷地優化,云助2.0已經上線,我們采用了微服務的架構,把服務做成模塊,就像堆積木一樣,你要什么服務,我們就不斷研發服務產品,并不斷地去豐富、落地。  企業或者個人只用做好自己的工作,類似于“拎包入住”,有什么需求,只需要在手機上點擊此項,很快就可以得到響應。云助App界面  潘越飛:目前,智慧園區服務云平臺——云助覆蓋了多少產業園區?到2019年的計劃是如何?   張福軍:除了杭州未來科技城外,綠城產業服務已經先行在全國建設了大約十個示范項目,如嘉興環球金融中心、上海長風中心、合肥百利中心、杭州西子國際中心等等,在2019年綠城產業服務將計劃產業服務體系覆蓋至全國約300余個園區,并適時加速對外輸出平臺和服務。  潘越飛:產業服務區別于其他服務的地方?能做產業服務的人,需要有哪些條件?  張福軍:做產業服務要有不斷成就別人的心態,是典型的慢活。它要求服務人員整體素質偏高,不然無法為這些高科技人才和企業家提供真正的有效服務,然后,最重要的一點是需要真心的服務,舉一個例子:產業服務公司員工哪怕是博士后,園區內看到大的垃圾也要俯下身去撿起來放在垃圾箱里。  我們干的就是累的煩的活,整個團隊的心態要放平,要耐得住心。是否是真的、美的、用心的服務,企業是可以感受到的。企業其實很簡單,誰能給它提供持續的、穩定的、可靠的服務,它就會跟誰一直合作下去。  潘越飛:你認為在產業服務這個領域,綠城產業服務的最大支撐是什么?是曾經積累20多年的服務、資源、管理;還是不斷研發出的創新的技術;又或者說是綠城這一品牌的價值,以及資本的支持?  張福軍:坦白地講,我覺得根本性支撐是我們服務的情懷,技術和服務從本質上講都是可以復制的,但是企業的情懷常常是難以復制的。  堅守本業,克制欲望,不忘初心,是綠城服務這些年來一直堅守的。在資本動蕩不安的這些年,綠城服務始終能夠沉得下心堅定地來做服務本業,是有自己的基因的,可能會讓人感覺笨拙一點的,但只有這樣的基因,才讓它用了十多年的時間去打造技術平臺,并在“產業服務”這一領域籌劃了10年,在擁有了足夠的經驗、資本和資源之后,才開啟了專業化的運作之路。  潘越飛:你怎么看待未來的產業服務?  張福軍:我還是覺得,“因為相信,所以看見”。這個階段,其實已經看見了,以前的產業園區,上了很多好的設備和科技,但是園區最終成為了一個個孤島,所以我們更想做很接地氣的平臺。讓智能和人工真正完美無縫的對接,也讓人真正能享受到科技帶來的便捷和貼心。  現在人人都在講商業模式,講科技推動商業模式創新,可再多的模式創新,再怎么顛覆,活還是要干吧,事情得去做吧,得有人服務吧,商業模式創新很難解決服務的本質問題,服務的提升還是得依賴科技驅動服務效率的提升,依賴科技推動并承載服務生態的建立和良性運行.  我堅定的看好中國的服務業,特別是以產業服務為代表的科技服務業,未來的中國一定會迎來科技服務業的大爆發。    潘越飛:創立產業服務這么大的生態理念,你有感到困惑的時候嗎?  張福軍:有,比如開始的時候很多供應商會覺得我們搶了他們的生意。  其實這么多事情我們怎么能做得過來,我們的目的是要建立一個全生命周期的服務生態系統,一切圍繞著這個方向去做。而我們的生態,對外是完全開放的。  剛開始他們不信任我們,現在逐漸信任,并開始合作了。不管是“一核兩翼”,還是“云助”,在這個系統中,企業和供應商之間,都是非常透明的,這對雙方都有益。  產業服務是一個很長的鏈條,用戶是最好的老師,實踐是最好的標準。  潘越飛:你會覺得中國產業服務的大爆發,還需要什么?  張福軍:首先資本要認識到這個領域的價值,現在很多物業公司都上市了,但以前資本是看不上的;第二,是科技對服務業要重視,過去科技企業更多的是集中去做制造,科技應該通過各種各樣的驅動,打造整個社會的科技服務體系;第三,需要誕生行業龍頭企業,任何行業都需要一些這樣的先鋒企業,就像互聯網行業BAT起來了,其他的都跟著起來了。  與張福軍的這次對話,基于兩個時代背景。  一個是經濟寒冬,當前各企業裁員、破產的新聞不絕于耳,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但這次對話下來,發現越是經濟寒冬綠城產業服務越是堅挺,目前仍在高速增長,這很不容易。   第二個背景,就是眼下正處于火爆的產業互聯網時代。在騰訊、阿里、蘇寧、京東等巨頭都紛紛布局的情況下,綠城沒有缺席。從“安居”到“樂業”,綠城產業服務成為綠城服務集團多業化運營的另一個“服務”載體。  在這兩個背景下,綠城產業服務還能發展得如此穩健,與一年前張福軍的一股子“蠻勁”分不開。當所有人都不理解“產業服務”的時候,他成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這是全國首家以“產業服務”一詞命名的民營企業,足見勇氣、決心與擔當。產業服務領域,從此有了新的定義與定位,以及可以參考的標準與邏輯。  未來產業服務走向何方,沒有人能給出準確答案。但正如張福軍所說,“用戶是最好的老師,實踐是最好的標準。”隨著這個行業的崛起與完善,隨著行業龍頭蓬勃發展,服務助推產業,定會助力中國的企業走向更好的明天。

      閱讀詳情>
    国内偷拍视频福利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善网